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

深圳公司井水冒充自来水卖村民 水管中长满青苔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位于布吉鸡公山脚的布吉街道水径社区细靓居民小组,一个刚住进未到两年的居民,因不满细靓股份合作公司断其水表,开始以行动实施反击。一番调查之后,他发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居民每天饮用的自来水疑被掺入不少地下水。

 

抽地下水直接卖给居民

 

2012年,刘东明(化名)收回他在细靓村的一处房产,并开始装修,打算以后便在鸡公山脚下过生活。刚入住不久,股份公司便上门收缴水表开户费7000元。刘东明感到疑惑,他了解到,2013年政府刚在水径社区建设了大型加压站,给细靓村铺设了新的供水管网,按原计划,今年2月整个居民小组就要开始喝上符合国家卫生标准的自来水了。明明是政府利民工程,他却需给股份公司缴纳费用。刘东明随后去找对方理论,对方回应说,这是以前村委铺设用水管网的遗留账单。“别人以前都缴了,虽然你没用,为了公平起见,也是应该缴的。”某工作人员跟他这样说。多次僵持之后,刘家的水表被拧掉了。

 

刘东明称,细靓村基本都是外来务工人员,这些人长期忙于生计,并无心力维权,这成了当地股份公司多年来以水牟利的原因。搜集资料时他发现,2007年布吉街道办一份回应文书谈到了开户费问题:“收费是居民需要开户,向居民小组申请时收取,属完全自愿,不存在强制行为,居民亦可自行申请由自来水公司供水。”时隔7年,细靓居民小组并未按当初承诺行事,也迟迟未将全村水表移交给布吉自来水公司管理,反倒一再提升水费,自20127月起,水费提升为5/立方米。

 

股份公司的做法让他感到事有蹊跷。同样被断了水表的村民黄某向他透露,股份公司原来的地下水管道仍在运作。1221日,他们开始实地取证,并先后找到了数个深水井,以及鸡公山上的蓄水池。他们发现,连接着这些设备及自来水水表的7根管道,也一直都没停止送水,“水管里的水摸起来是温热的,从水管口可以看到里面长满青苔,很容易判断就是地下水”,老黄以他在村子“20年的生活经验”告诉南都记者。在山上的这个蓄水池,并没有任何防护设备,进水口是个数十厘米的洞口,蚊虫可轻易进入。

 

由于小组的水表并未抄表到户,只在村口设置两个总表,股份公司便控制着全村的用水状况。在刘东明绘制的细靓居民小组供水系统图上可见,只要公司关上自来水闸,自来水管网里所供的便是山上蓄水池流下的地下水。

 

继续考证下去,居民小组里两个总表的用水量更令他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由深圳市布吉供水有限公司提供的水费单可看到,该小组今年11月仅用自来水9800立方米,共计23030元。据水径社区工作站工作人员回应,细靓居民小组楼房346栋,人口有9785人,虽村子常年居住流动人口,但近年居民维持在1万人左右。刘东明认为,一人每月用水仅为1立方米是不正常的数据。“何况还有部分工业、餐饮服务业用水户。”对此事,他从疑惑转成愤怒。“政府通自来水了,他们却用地下水冒充,这不犯法吗?”

 

物业:输送地下水是辅助性供水

 

南都记者随后走进细靓股份合作公司求证,物业管理公司的刘先生给出了回应。据他称,股份公司之所以迟迟不将供水业务移交给布吉供水有限公司管理,是为了方便每一户居民。“我们这里是城中村,一栋房子可能有10个房主,供水公司没法实施抄表到户,如果他们做得到,我们马上移交。”刘先生认为,向居民收取7000元开户费并不多,因为居民小组里的供水系统是由他们“终身维护”的,且股份公司针对每家每户安装分水表,每月按户收取水费,这些服务供水公司都无法做到。

 

当被质疑使用地下水冒充自来水卖给居民时,刘先生并无否认,并解释地下水是个历史遗留问题。据他透露,由于细靓居民小组所处位置较高,自从通了自来水管道之后,“过了晚上12点,很多居民反映没有水用”,因此,股份公司才决定抽取地下水到山上蓄水池加压,从而保证居民用水,“地下水只是辅助性供水。”

 

至于辅助性供水的具体数据及所占比例,对方并无过多透露。当南都记者质疑该居民小组人均一月一立方米的用水量不符合常规时,几名工作人员突然沉默,一名工作人员随后反驳:“有什么不可能的?”

 

供水公司:正常人均一月用6立方米自来水

 

综合该片区用水状况,布吉供水有限公司营业部叶先生认为居民每月用水量在6立方米较为普遍。“他们有他们的规则,我们也不好怎么管。”叶先生透露,对于股份公司提出抄表到户的要求,他认为并不合理。“在深圳所有城中村,都只能实现抄表到栋。”安装分表并收取水费,通常是房东的工作。

 

供水公司回应,由于细靓居民小组离加压站很远,且地处鸡公山脚,地势高低不平,水径加压站加压总水头为103米,但小组里地势较高的房屋达到了130余米,因此会出现部分居民家水压不足的状况。然而整个片区的供水压力需按上级批示设置标高,并不可能因为细靓居民小组现状做出调整。“如有水压不足状况,可以在个别楼房安装抽水机来解决这个问题。”叶先生表示,这也是供水公司应尽义务,但目前他们并未收到来自居民的任何反映。

 

非法开采地下水最高罚5万元

 

据了解,使用地下水作为饮用水的直接危害,就是地下水可能细菌超标,矿物质也有可能不达标,还可能受到各种污染,长期饮用这种水可能对身体造成损害。非法和过度开采地下水的另一个危害,是可能引起局部地面沉降以及海水入侵。

 

《广东省水资源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开发利用地下水,必须防止地面沉降、水源枯竭和海水入侵,防止水质恶化。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根据地下水、地面沉降等观测资料,确定地面沉降地区的地下水年度开采总量和回灌总量,严格限制开采。取水户应当加强对地下水水位、水量、水质的监测,建立技术档案。第四十五条则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开采地下水,引起地面沉降、水源枯竭、海水入侵或者水质恶化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其停止取水,采取补救措施,可处以5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

 

算账

 

以细靓居民小组11月份用水账单为例,布吉供水公司向股份公司统一收取的水费为2.35/立方米,加上污水处理费及垃圾处理费,共3.84/立方米,股份公司向居民收取水费为5/立方米,11月该居民小组两块总水表用水量为9800立方米,股份公司可从中获利:

 

(5-3.84)×9800=11368

以该居民小组1万居民、每月人均用水量6立方米推算,11月股份公司用约50200立方米地下水当自来水售卖给居民,并从中获利:

(6×10000-9800)×5=251000

如此推算,单是11月份的水费收取,细靓股份合作公司即可获利262368元。

走进东日|产品中心|解决方案|新闻动态|合作共赢|加入东日|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8 福州东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闽ICP备13008624号-1 技术支持:广为网络